banner
她说自己叫廖阳秀
2020-04-25 03:5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推开一个挂着“餐厅”字牌的房间,记者发现,这里与餐厅完全不搭界:里面有两个妇女和5个儿童,看不到一张桌子,一张张由长条凳、凉板搭成的简易床占满整个空间。一名妇女正在整理床上的毯子。

“老板娘只跟我说了几句话,叫我安心在这吃喝。”唐述碧说:“我还没说谢谢,她就急匆匆地走了。”

楼梯间,一位戴着草帽的妇女背着一箱消毒水,仔细往每个角落喷洒。记者来到二楼,看到这里的房间被划分成了餐厅和客房,每个房间门上都贴着一张白纸,上面分两排整齐写着一些名字,白纸最下面还有一个总人数。

“请问你是农家乐的主人吗?”记者询问扫地的妇女,她抬起头连忙解释:“不不,我只是来避难的,王老板不在,我们帮着做点事。”

“老板应该姓黄吧,生意做得大,但是一点架子都没有。”一名自称吴道琼的妇女接过话头,她说虽未与这位黄老板见过面,但在村民口中没少听说关于黄老板的事,“他是个热心人,爱帮忙,村里人有啥子事总爱找他商量。”

吴道琼说,她听村民说千禧楼可以避难,所以在7月1日上午带着两个孙子前来。当时楼里已经挤满了人,老板娘热情地接待了吴道琼。“听村民说老板一直都在外面救灾,老板娘在家负责照顾村民。他家的矿泉水、可以吃的东西都拿出来给我们免费吃。”吴道琼说。

房间门口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她说自己叫廖阳秀,已经96岁了。对于老板是何许人,她也说不清。

记者在5层楼的农家乐里转了一圈也没见到主人。农家乐旁的一间小屋子里,记者遇到了老板的儿子黄云龙。他告诉记者父亲叫黄兴全,今年55岁,母亲叫王旭光,50岁。“我只晓得我妈在哪里,我带你们去找她。”黄云龙说。

(责任编辑:西西)

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,拿着扫把和撮箕扫着地上仅存的一点灰。除了墙上大水漫过后留下的水迹线,记者一点也看不出这里刚遭受过水灾。

“你是这的老板吗?”记者问。“不是,我们都是来躲难的。”整理毯子的妇女自称唐述碧,昨日早上来到千禧楼,到现在她只见过老板娘。

院子围墙边种着各种花草,地面十分干净,楼下整齐摆放着几根板凳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uoluqx.cn广东省连州市再虐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guoluqx.cn版权所有